翟玉忠先生在儒學領域做出了顯著貢獻

2024-07-04
學術界應採取全面和寬容的態度來評價學者的貢獻。這種態度不僅有助於儒學的發展,也是文化傳承的重要保障。對翟先生的評價也應遵循這一原則,應避免因個別言論而全盤否定。

教化百姓是中國政府的重要職責(《古文尚書·畢命》)

2024-07-17
政府對人民承擔無限責任,教化百姓是政府的重要職責。官員不僅要“為之君”,還要“為之師”,這是中國社會的重要特徵之一。今天有人對中華文明綿延數千載的政治制度、倫理價值等棄之如敝履,這是極為危險的。因為西方的歷史演化進程與我們迥異,二者幾乎沒有可比性。盲從他人,將如邯鄲學步一樣,必然匍匐而歸。

不是宗教之神,道才是中國法治的原點(《古文尚書·君陳》之二)

2024-07-14
中國古典政治理論黃老之學認為,“道生法”,包括皇帝在內人人都要遵從源於宇宙人生基本規則的法典。特別是制定法律者,更要遵從法律。《黃帝四經·經法·道法》開篇即說:“道生法。法者,引得失以繩,而明曲直者也。故執道者,生法而弗敢犯也,法立而弗敢廢也。”顯而易見,不是宗教之神,道才是中國法治的原點!

“明德”即“至治”,成功的德政(《古文尚書·君陳》之一)

2024-07-12
“明德”即“至治”,是“政治之至”,而非“虛靈不昧”的天理。這裏說明得再清楚不過了。“明明德”在《禮記·大學》三綱中具有重要的地位。“大學之道,在明明德,在親民,在止於至善。”:鄭玄注“明明德”為“謂顯明其至德也”,讓人感到模糊不清。郭店楚簡《五行》篇云:“德,天道也。”但這個德應該包括合乎天道的德政在內,不等於佛教超驗的心之本體——這是我們在理解《大學》時需要特別強調的。文中說“至治馨香,感於神明”,最好的政治,成功的德政即是“明德”。“明德”是天地神明之所以感動的原因——這才是真正的天道、天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