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没有走上帝国主义道路的文明基因(《古文尚书·旅獒》)

作者: 翟玉忠 赵雪彩   发布时间: 2024-06-08

经义:

如果不是最新古DNA研究成果,我们很难相信三千年前,西方旅国向周武王进献大犬代表了一种历史大势。太保召公担心武王会因此玩物丧志,但正是西方这类“非其土性”的狗改变了东亚家犬的遗传基因。

据中科院古脊椎所网站报道,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联合西北大学、山东大学、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等单位,围绕我国古代家犬群体展开大规模、长时间尺度的线粒体基因组研究,相关研究成果在《分子生物学与进化》(Molecular Biology and Evolution)在线发表。研究显示,东亚家犬可能来源于末次盛冰期时欧亚大陆东北部的家犬群体,随后在东亚地区经历了不同的扩散事件。从4000年前开始,东亚北方的家犬群体明显受到了欧亚大陆西部家犬群体的遗传影响,特别是过去3000年以来,这种影响明显增加。(张明、付巧妹:《古DNA研究揭示东亚家犬复杂遗传历史》,网址:http://www.ivpp.cas.cn/xwdt/kyjz/202404/t20240422_7129542.html,访问日期:2024年6月5日。)请注意,3000年前正好大致对应武王克商时期。

为何西方会进献“非其土性”的犬和马呢?因为二者是商周时期重要的战略资源,波斯人不仅用犬狩猎,还用它来打仗。而当时中原不产品种优良的犬和马,战国时期,来自西部的犬马已成为中原国家的珍宝。公元前283年,秦国与赵国多次攻打齐国,苏厉在替齐王写给赵王的信中说,假如秦国越过句注,夺取常山并派兵驻守,仅三百里就可以通达燕国,代地的马、胡地的狗,从此不会再到东面来,昆山的玉也无法见到,这三种宝物也不再归大王所有了。《史记·赵世家》:“逾句注,斩常山而守之,三百里而通于燕,代马、胡犬不东下,昆山之玉不出,此三宝者亦非王有已。”

为何召公仍要苦口婆心地劝武王不要珍视这些良种犬马呢?这是因为商人如喜欢饮酒一样热衷于畋猎,召公有鉴于商灭亡的惨痛教训,才如此劝诫武王。无论是甲骨文资料还是考古发现都能证实这一点。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易华先生写道:“商代田猎成风,郭沫若主编《甲骨文合集》收录甲骨42000片左右,约十分之一占卜田猎,某些时期占四分之一。商王田猎规模大、时间长,从组织形式、参加人员到方法、工具皆与战争无多大差别。巡狩是狩猎升华或象征性战争。闻一多考证‘省’有巡视、田猎、征伐三义:‘一字含有三义,正为古者三事总为一事之证。’……商墓腰坑中绝大多数殉狗,填土中也常见殉狗。侯家庄王陵区大型墓葬如此,殷墟发现上千座带腰坑中小墓亦是如此。”(易华:《丝绸之路上的胡犬代马通考》,载《社会科学战线》2020年第2期。)

召公劝谏的目的,是要武王不再重蹈商人灭亡的覆辙。只有依靠贤能政治,将内政治理好,才会近人安,远人来。就是文中所说的“不宝远物,则远人格;所宝惟贤,则迩人安”。

正是在这种战略思想指导下,成就了中国数千年内重和谐、外重和平的文化品格。这也是中国作为唯一超级大国雄踞东亚世界数千年,并没有走上殖民主义、帝国主义的文明基因。

经文:

惟克商,遂通道于九夷八蛮西旅厎贡厥獒,太保乃作《旅獒》,用训于王

曰:“呜呼!明王慎德,西夷咸宾。无有远迩,毕献方物,惟服食器用王乃昭德之致于异姓之邦,无替厥服分宝玉于伯叔之国,时庸展亲人不易物,惟德其物

德盛不狎侮。狎侮君子,罔以尽人心;狎侮小人,罔以尽其力。不役耳目,百度惟贞玩人丧德,玩物丧志。志以道宁,言以道接。不作无益害有益,功乃成;不贵异物贱用物,民乃足。犬马非其土性不畜,珍禽奇兽不育于国,不宝远物,则远人格;所宝惟贤,则迩人安

“呜呼!夙夜罔或不勤,不矜细行,终累大德为山九仞,功亏一篑允迪兹,生民保厥居,惟乃世王。”

语译:

周武王灭商后,打通了通往周边少数民族的通道,周朝与周边少数民族政权的交往更加密切。西戎旅国进贡了当地的獒,因为旅国的贡物不同于以往的贡物,超出了日常用品的范围,于是太保召公写了《旅獒》来劝导周武王。

召公说:“啊!圣明的君王只要谨慎治理天下,四方的少数民族便都会来归顺。不论远近都会献上各地的特产,但只是些食物和日常用品而已。君王于是把这些方物特产分赐给异姓诸侯,使他们谨记职责,不荒废政事;把宝玉分赐给姬姓诸侯,用这些东西来表示骨肉亲情。人们都不敢轻视这些贡物,把它们看作是我们周朝的盛德和天子的恩德。

“认真治国的君主不会轻忽侮慢他人。轻忽侮慢官员,他们就不会全心全意地工作。轻忽侮慢民众,他们就不会竭尽全力。不被声色役使,各种事情才能处理得顺顺当当。通过享受别人的恭维和讨好来获得快乐的君主,会逐渐丧失治国的能力,以把玩欣赏奇珍异兽来满足好奇心的天子,会逐渐丧失治国理政的追求。这次旅国进献獒,天子要警惕呀。自己的理想只有符合大道才能坚定,别人的言论只有符合大道才能听取。不做无益的事来妨碍有益的事,这样事业就会成功;不看重奇珍异宝,不轻视日常用品,这样民众才能富足。不是土生土长的犬马牲畜不畜养,珍禽异兽更不能在国内畜养。不以远方的贡物为宝,那么远方的人就会来归顺;珍爱国内的贤才,近处的人就能安居乐业。

“啊!从早到晚不能有片刻懈怠。不注重细节,终究会损害大德。就像堆积一座九仞高的土山,纵然只差一筐土,也不能说大功告成。如果您能做到这些,百姓就能安居乐业,周室就可世世代代王于天下。”